主页 > 工程项目 >

时间:2021-03-21 20:33

  原标题:重磅消息!徐州又一“老地标”即将拆迁!这里曾经集满了我们舌尖上的回忆……

  昨天上午,老肉联厂院内,多数铺面门锁紧闭,厂外原本熙熙攘攘的货运车辆已不见踪影,市场内只有少数几户商家还在经营着,但店员大多坐在店内闲着无事。在记者走访的一个多小时内,很少有客户前来询价或提货。

  做水产品批发生意的老张,操着徐州线年前,他便从山东来到徐州,家也安在了这里。

  上世纪90年代末,老张来到这片市场开始打拼,挣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我过来的时候,这里就已经是一个很大的市场了,远近闻名。”

  老张说,他那年从山东沿海城市来到徐州,并选择了这处市场做生意,看中的最大优势就是交通便利,不仅离市中心近,进送货和接待客户都方便。除此之外,市场内还有一条铁轨,货运列车可开进市场,在短时间内卸货入库,保证食材的新鲜和质量。那些年,这里的生意火爆,成了徐州一处颇为繁忙的批发渠道。

  而如今,看着锈蚀的铁轨,货运列车也早已不见了踪影,老张有些落寞,“现在离城区近,反而成了劣势,堵塞影响交通,也影响附近居民生活,拆迁是迟早的事,我们心里有数。”

  “拆了也好,清静了。”老厂区内,同样做水产生意的李女士,很长一段时间都感觉生意一落千丈。她说,自己今年快60岁了,该挣的钱也挣了,肉类生意做过,现在做水产品,这些年很矛盾,因为买的房子就在附近,在这里虽然挣钱,却影响了居住环境,如今真要拆了,心里反倒踏实下来了。

  李女士的家就与厂区南院一墙之隔,如今这里的交通不再拥堵,但曾经,这里拥堵不堪,半夜都能听到杀猪的声音。

  “好长时间就没有畅通过,杀猪的噪声困扰着居民。”李女士说,不管是原来的老肉联厂,还是后来改制的食品公司,周围多是一派繁忙的景象。车辆越来越多,居民楼越盖越多,道路显得越来越窄,厂区变得和周边环境格格不入。

  市商务局四楼会议室,在市机关工委、市作风办推出的“百姓办事零障碍工程”“两参一改”评议现场,市商务局正在接受“两参一改”大评议。其中,关注度最高的问题就是铜沛路屠宰厂具体搬迁时间。

  社会代表现场发问:“铜沛路屠宰厂周围均是居民区,但居住在这里是苦不堪言,每天凌晨要被刺耳的杀猪嚎叫声惊醒,ag九游国际屠宰厂散发的难闻气味让居民无法开窗,尤其是夏季,更是臭气熏天。居民最关心的是,他们此前曾向有关部门投诉过,市商务局也曾多次许诺过该厂会搬迁,但过了几次承诺的搬迁时间,屠宰厂却仍都在正常生产。我们想知道,这家屠宰厂究竟有没有一个具体的搬迁时间,为何许诺一再食言。”

  市商务局相关负责人现场解释:“这是一个市民投诉比较集中的问题。铜沛路上的申旺食品有限公司前身是徐州肉联厂,1956年建设时,铜沛路还是郊区,周围全是农田菜地,在当年,规划是合理的。但随着徐州城的发展,铜沛路已经进入了主城区,而屠宰厂周围也盖满居民小区。居民对屠宰厂的投诉日益增多,引起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2010年,新屠宰厂进行了规划,地点是在北三环。”

  “之所以承诺的搬迁时间一再推迟,主要是由于区划调整等原因造成的。新厂原隶属九里区,九里区撤销后,新厂所在区域划入鼓楼区,而鼓楼区对该项目存在异议,致使企业无法正常施工,搬迁时间只得推迟。市商务局获悉相关情况后,积极进行协调,在今天的‘两参一改’大评议现场,我们承诺,今年年底屠宰厂一定搬迁完毕。”该负责人说。

  当时,对于到2013年年底这段时间,如何减少屠宰厂扰民,市商务局也拿出了具体措施——要求该厂宰杀车间实行全封闭,尽可能减少噪音扰民,及时清理生猪排泄物,督促其降低对周围居民正常生活的影响。

  2013年,铜沛路屠宰厂并未完成搬迁。都市晨报记者曾就此问题多次到现场进行采访。申旺食品有限公司也知道搬迁迫在眉睫,确实拿出真金白银在北三环投资建设了新的屠宰厂。记者现场也曾探访这家新厂,屠宰车间宽敞明亮,设备先进,实现现代化流水作业,且投入大资金建设了环保设备。据该厂一位负责人现场介绍,遗憾的是,这座崭新的屠宰厂因为种种原因没能投入使用。

  据知情人士介绍,新厂是九里区政府批的土地,但后期,因九里区撤区,该处土地划入了鼓楼区,而鼓楼区对该处土地使用有一个全面的规划,屠宰厂和新规划格格不入,因此在僵持一段后,新屠宰场就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由于迟迟找不到新的建厂地址,铜沛路屠宰厂就这样又延续了三年,直到2016年中秋节前才彻底关停。

  当老肉联厂要拆迁的消息不胫而走后,曾经在这座厂里挥洒汗水的老员工们,打开了记忆的匣子。往事悠悠,这里曾经承载了他们多少美好的青春和记忆。

  今年65岁的胡女士,1967年从塑料厂调入肉联厂工作,谈到老厂,往事一幕幕浮现心头。

  “当年我进厂的时候,差不多有百把人,那时候都是手工屠宰,一天下来生猪屠宰量要在2000头左右,大家都干得热火朝天,效益真是非常好,员工的福利也好。”胡女士记得,那时候,厂里隔三差五就会发排骨,这在物质贫乏的年代,是非常难得的。厂里效益好,工人们也有干劲,有一次工作时间特别长,从早上6点一直干到次日凌晨,但大家都特别有劲。

  “那时候肉联厂的大肉包子,后来的香肠、火腿,太受欢迎了,还有厂里自己做的冰棒,职工用票领,一个夏天都吃不完。”胡女士记得,肉联厂大院里的电影院、小公园、幼儿园一应俱全,曾经是那个年代非常美好的事物,承载了一代人的青春。

  胡女士回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肉联厂的辉煌达到顶峰,“那时候万吨冷库已经启用了,车间也投入机械化生产了,效益好的不得了。”

  当年参与万吨冷库工程建设的一位老人回忆,上世纪七十年代,国家为解决国内市场供应和肉食品的加工外贸出口,先后在农牧业比较发达、交通运输比较方便的地方,规划新建了一批大型商贸冷藏库,其中就包括了当年建设的徐州地区万吨冷库。与之同期新建的还有柳州冷库、杭州冷库等。

  “这座万吨冷库,1973年列入国家重点建设工程项目,我还记得它的总建筑面积达到了38900多平方米,还有铁路专用线公里。”老人表示,当年该冷库由建设指挥部委托上海工业设计院设计,当年7月30日举行开工典礼,同年10月22日就完成了798根钢筋混凝土桩打桩任务。次月4日,徐州市建工局万吨冷库桩台混凝土浇筑开始,全部54个桩台于同年11月26日浇筑完成。

  从1973年12月4日起,万吨冷库主体结构柱、无梁楼板混凝土浇筑正式开始,至1974年5月31日早上3时,万吨冷库主体结构:地下室、一至七层、屋面封顶,全部混凝土浇筑完成。整个主体结构,仅用10个月时间,超越了同期其他冷库的施工进度,受到了商业部的通报表彰。

  至1976年上半年,徐州地区万吨冷库主库的土建、设备安装以及隔热保温措施已全部到位。

  当年10月25日,省计划委员会发出徐州地区万吨冷库降温指令,徐州万吨冷库于当日下午1时30分正式开始降温。

  “1985年国家取消生猪派购,实行了多渠道经营,后来屠宰市场放开,肉联厂不再一家独大,市场竞争日趋激烈,企业一度步履维艰。”谈起肉联厂的衰败,一位老员工仍然惋惜。

  到了2002年,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并指定徐州肉联厂清算组接管徐州肉类联合加工厂破产财产。3年后,老肉联厂破产资产以3750万元被其它公司竞买中拍。后签订的《资产转让协议书》,约定了徐州肉联厂院内的资产为转让范围,包括47亩土地和土地上的附着物:万吨冷库、铁路专用线及土地上的全部房产及设备等。

  记者了解到,如今依然在使用的这座万吨冷库,不日将整体迁离,该市场也终将被拆除。目前,该地块被土地部门收储,未来将进一步合理规划利用。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申旺食品有限公司未停产前,猪肉供应占到全市总供应量的约会二分之一,高峰期比例更大。那么,这家公司屠宰关停,是否会影响到徐州市场的猪肉供应呢?

  “这个完全不用担心,我们做过细致调查的。”市农委屠宰管理办公室孙中岳副处长告诉记者,此前统计,徐州市民每天消费约1000头猪,其中申旺供应约700头,即便是淡季,申旺供应量也在500头。但申旺即便关停了,也不会影响徐州市民吃肉。因为徐州地区由于地理优势,外埠肉源源不断涌入徐州,双汇等大品牌都在徐州有连锁专卖店,且铜山区新增一家大型屠宰厂,贾汪区也有一家屠宰企业,足够保证徐州市场的猪肉供应。

  孙中岳副处长还透露,邳州又引入了一家生猪屠宰企业,他们已经前去验收,建设规模非常大,在全国都数得着,“所以徐州老百姓不用担心猪肉供应。”